威尼斯人网站如何

     

    加入收藏  |    | 

    详细信息

    割舍不下的美食

    浏览次数: 日期:2018年10月25日

    割舍不下的美食

     

    维保分厂  吴颖

     

    在我的心里有一个走遍天涯海角也永远也无法替代的美食,它不同于大饭店做的美味佳肴,也区别于全国各地的街边小吃,那些只是品尝或者简单的填饱肚子,虽然里面充满了各种调料来刺激你的味蕾,可那种带着商业或地域味道的美食在我的心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过程或者一种经历。今天我要说的这个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无法割舍的美食就是——妈妈蒸的馍。它里面有一种从小到大的感情和味道,醇香而又朴实,带着妈妈的爱和家的温暖,让人无时无刻不依赖着它。只要是有妈妈蒸的馍,街面上卖的所有蒸馍在我面前全部黯然失色,在家无论是吃什么饭最后都要咬上一口馍才能真觉得饱了,好象觉得最后那一口馍才是真正填饱肚子的食物。妻子成天的笑话我说:你就缺那一口馍啊。不知道有多少关中娃是和我一样的感觉。

     

     

    妈妈蒸的馍劝香而虚和,筋道而耐嚼,当馍出锅的一刻,那种特有的酵面味瞬间充满家里的空间角落,篦子上一个个冒着热气的蒸馍紧紧的挨在一起,像是经历过大劫大难的难兄难弟一样生怕将它们分离。可在此时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在将它们迅速分开,否则等凉下来就会粘连在一起。最熟悉的动作开始了:一篦一篦的馍从锅中迅速的提出来反扣到案板上,然后一个一个的分开,等馍底部的水分挥发完后收到一起,再用布盖上以免风干。以前没有冰箱一般都是存放在馍笼里,然后挂在房间顶棚防止老鼠偷吃,现在有了冰箱就更方便存放。揭锅时一定要掌握一个决窍,那就是一定要快,否则就会因为温差而出现死面馍的情况。当刚蒸出的馍放到案板上的时候,无论你是饥肠辘辘或者酒足饭饱也绝对抵挡不往那种味道。我们这里把这种馍香叫做“劝香”。有一句俗语恰当的形容了这种诱惑:“家有万担粮,热馍不敢尝”,如果再配上香喷喷的油泼辣子,那就是一顿标准的关中美食,咬一口下去,劳累顿消,酣畅淋漓。绝对是可以和一桌酒席相媲美了。记得我十七八的时候,一顿吃上四五个刚出锅的馍是常有的事。

    从我记事时起,馍就是以主食的身份存在于每个家庭并大量的出现在田间地头,我们称为“喝(huo)的馍”。生葱、线椒、辣子面是它的最佳伴侶,“生葱就馍,日子好过”是人们口头禅,而且在这些配菜的基础上研发了各种吃法。有将线椒用指甲划开在里边放上盐就馍,有辣子面搅点盐蘸馍,条件好的家庭就是腌菜和油泼辣子了。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冬天的凌晨异常寒冷,我和小伙伴们在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个麦场,便每天在麦场边捡些棉花杆生火烤馍,通常是中间一堆火,四周放满了形态各异的馍,有方有圆,有大有小,有花卷,有发糕。等馍烤的焦黄,天也快亮了,一帮熊孩子就拿上外焦里软的热馍颠来倒去的叽叽喳喳边吃边走,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换着馍吃,总觉得别人家的东西吃上香,哪怕是不如自家的好,还抢着吃烤焦的部分,因为大人们说:着着(chuochuo)馍吃上眼睛明。我从小吃过各种各样妈妈蒸的馍,包谷面馍、高梁面糕、或者麦面高梁两搅的馍,现在这些都成了超市里杂粮食品,倒成了稀罕品了。后来到县城上高中,大部分同学依然是每星期来学校背够一礼拜吃的馍,开水或菜汤泡馍是家常便饭,一到礼拜三,门口就有一些送馍的家长,因为那时学校买馍是要用粮票的。

    如今,那些儿时的记忆和感觉早已被日新月异的变化所掩埋,人们的生活质量和水平早已甩开了温饱的阶段,餐桌上也有了形形色色的食品,每到夜幕初下,街道两边的饭店里熙熙攘攘,觥筹交错。我也经常和三朋四友参与其中,可无论多么诱人的美食在我的心中都无法替代妈妈蒸的馍。我想,这份感觉应该会在我的余生中永远,永远,永远存在。

       

    所属类别: 陕化文苑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